古溪银梦门户网站 > 历史 > 信彩网导航|别把规范司法行为误读为“大赦”

信彩网导航|别把规范司法行为误读为“大赦”

2020-01-11 12:34:19|阅读量:2573

信彩网导航|别把规范司法行为误读为“大赦”

信彩网导航,近日,“大赦民企原罪”的话题再度引爆自媒体,令很多企业家“如获至宝”,忍不住各处宣扬。该消息在大陆发端于微信公号“正和岛”,一家在企业家群体中颇具影响力的自媒体,题目照例是标题党:“一锤定音,中央大赦民企历史‘原罪’”,点开看,发现是对《关于完善产权保护制度依法保护产权的意见》的解读。该《意见》在8月30日,由中央深改领导小组审议通过。

有媒体梳理消息源发现,最早做此解读的是港媒《东方日报》,该报认为,“为了阻止财富流失,当局决定突破以往的政治框框,彻底赦免民营企业的历史原罪,让富人安心在国内经营”,称这份改革意见“或是一个政治信号”。这一消息能迅速走红民间,与中国富人的“财富与产权焦虑”有关,越来越多的富人正移民或将资产转移他国。

该《意见》全文还未公开,仅公布了10条改革框架。应当说,这份意见如能被细化与充分执行,会加大对民营企业家的法律保护力度,它意味着大陆产权保护将进入制度化和法治化轨道。但据此推论出将“大赦民企原罪”,显然理由不足。

引出“大赦”解读的,主要是《意见》第3条的文字:“严格遵循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在新旧法之间从旧兼从轻等原则,以发展眼光客观看待和依法妥善处理改革开放以来各类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规范问题。”

熟悉中国法律的人都知道,“法不溯及既往”“罪刑法定”和“从旧兼从轻”三个原则等,都是现行的司法原则,所谓“严格遵循”不过是司法公正的基本要求,是执法者义务,与“大赦”之意有天壤之别。至于何为民企的“不规范问题”,《意见》也未明确界定并厘清哪些是指违规、哪些还是指犯罪?据此做出“大赦”解读,有些一厢情愿了。

对民企所谓“原罪”问题,已争论十多年了,每隔一段时间总有人提出。用“原罪”来泛指民企的违规和犯罪行为,本就有污名化民企的嫌疑,似乎民企与生俱来就有“罪行”。不错,民企确实是对计划经济的“犯罪”,但这些民企的“不规范”或“钻空子”行为,许多是由政策法规不完善造成,很多行为属于对旧体制的突破和对未来的探索,即使不符合当时的法规,也应被视为制度的“原罪”,而非民企的“原罪”。民营演进本身,就是不断的试错过程,有些行为恰恰证明当时的政策或法律过时了,比如让一些企业家锒铛入狱的虚报注册资本罪、虚假出资和抽逃出资罪等。而有些行为,甚至成为推动某些方面改革发展的动力。

另有一类民企行为,则属明显的犯罪,如大量制假售假、大肆污染环境、大举侵吞国有资产、疯狂行贿官员,这类行为更不应被视为“原罪”,因为本身就是赤裸裸的犯罪,是刑事司法必须追究的对象。将这类犯罪行为称为“原罪”,本就是混淆视听。目前反腐中有一些大企业家落马,确实不是对他们“原罪”的清算,而是对他们犯罪行为的依法惩处。如果对这类犯罪宣布“大赦”,会让反腐根基不稳。并且,当下仍有一些民企在进行此类犯罪,“大赦”只会让这些民企,“罪”犯得更心安理得。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将犯罪称为“原罪”,等于让所有民企都被笼罩在“罪行”的阴影下。

如此看来,把这份《意见》解读为“大赦民企原罪”是有失偏颇的。它更主要的目的是要废除对非公有制经济的不合理规定,实现对产权的平等法律保护。它针对的也是当下某些地方在处理产权案件上的混乱:不区分违法与合法财产,未经法律手段随意查扣、冻结民企财产和关闭民企,政府利用换届为借口随意对民营企业违约毁约,办案中不注意划分经济纠纷与犯罪、融资与非法集资、民企参与重组国企与恶意侵占国有资产等行为之间的界限……诸如此类涉及民企案件的司法怪相。

大陆虽有产权保护的立法,但在一些地方的司法实践中,针对涉及民企的司法问题,处理起来往往随意性极大,受到地方政府和官员的左右及掌控。地方官员借用公权力干预、剥夺民营企业家财产,在前些年就呈蔓延之势。随着反腐力度加大,某些官员通过介入企业的经济纠纷,借司法权“打土豪”掠夺民间财富,在一些地方变成了“安全”的贪腐方式。甚至有一些案件,是国企与地方官员联手,借司法权打击竞争对手。因这样的贪腐,涉及多个部门、原因复杂,民营企业家权益又难以得到法律有效保护,不仅查证起来困难,即使有举报,也大多不了了之。由此可推断,减少与规范地方公权力对民间经济纠纷的介入,让行政权力不能随意干预民间经济纠纷、不能随意伤害民企,是这份《意见》的真正目的之一。

由此可见,真正悬于民企老板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并不是什么所谓的“原罪”。缺乏法律有效保护,不仅影响到很多民企的投资积极性,也会进而影响到中国整体经济的增长。《意见》不过是对民企产权司法问题的一些规范原则,是对行政权力和执法部门的规范,目的是为了保证基本的司法公正,如误读为“中央大赦民企原罪”,显然搞错了规范的目的和对象。未来,司法部门如不遵循这些原则执法,就是司法违法,与是否“大赦原罪”无关。

这份《意见》,可视为中共高层对保护非公有制经济及产权问题的原则性表述,提出的也是一个愿景。要把这个愿景变成司法部门与政府机构遵循的制度,需要更多的实施细节及立法过程,还将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但它至少表明了中共高层要将产权保护纳入法治化轨道的决心。这是值得赞许与期待的。

文/周兼明

本文刊载于《凤凰周刊》2016年第31期,总第596期。

点击“阅读原文” 浏览更多精彩内容!

上一篇: 北京冬奥会主通道延崇高速松山隧道左洞贯通 计划年内通车

下一篇: 觉悟吧!唤醒你的肌心体潜能!(上)